首页 | 欢迎,请登录 用户注册 律师注册 律所入驻 新手指南 网站导航 手机版
法务在线手机版 手机网站:m.fawuzaixian.com
我的订单| 我的咨询
法律咨询

五问信阳男童走失半年成“干尸”案 是否真被饿死...

法务在线2015-04-30 阅读(9131)
分享到:

“儿子到底是被饿死的,还是不治而死?”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孩子父亲王新红,也让关注的网友不断质疑。

昨日,一则名为《信阳救助站13岁小孩活活饿死尸体成“干尸”》的网帖出现在网上。来自河南信阳的王新红讲述其儿子王志强在去年10月自信阳市家中走失后,音讯全无,4月22日王新红在当地《信阳日报》看到信阳市救助站发布的一个公告后,第二天通过左腿上和右脚上的疤痕,才敢确定尸体是儿子本人。因为他面对的儿子,已经成了一具“干尸”。

这让王新红无法接受,他怀疑孩子在救助站被活活饿死。随后,针对家长的质疑以及网友发现的各个疑点,北青报记者进行多方采访,呈现不同说法。而记者注意到,去年因何正果之死被停职的信阳市救助站站长(参见北青报2014年12月30日A16版),目前仍然在主持工作。目前,信阳警方已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

疑问1

孩子为何会进入救助站?

昨天,信阳市民政局局长邹洪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讲述了孩子被送到救助站的过程。去年10月3日凌晨1点58分,老城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将未成年人王志强送入市救助站。而根据王新红的讲述,2014年10月4日,他便去到浉河公安分局五星派出所报了警,民警告知,现在都是联网,有了消息会通知他。

而记者咨询相关公安部门,在未成年人走丢并被送到派出所后,在询问家庭地址、父母电话等无果后,民警依照《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也应该也会将其送到救助站。而救助站也应该先予以接受,只要是需要救助的人员,都会先接收,再观察询问。但是,如果能够提供家庭住址电话可查询身份的,则不予接收,联系家人将其送回家。

疑问2

为何报案后音信皆无?

根据王新红的讲述,2014年10月4日,也就是孩子走失的第二天,他便去到浉河公安分局五星派出所报了警,民警告知,现在都是联网,有了消息会通知他。

“他有一定智力障碍,口齿不是太清晰,幼儿园没上完就在家休学。“王新红说,儿子并不是第一次走失,但每次都能找到,有一次孩子走失被送到了信阳市儿童福利院,第二天就被领回了家中。2012年9月1日晚8点左右孩子又一次走失,民权派出所民警将其送至市儿童福利院。晚9点左右,民权派出所民警与王志强父母将其从儿童福利院接回,并留下联络方式。

王志强的亲属承认,由于王志强经常走失,在离家较近的五星派出所及民权派出所,部分民警都认识他,在其多次走失后将其护送回家。但是老城派出所却并不熟悉。“如果在五星以及民权派出所,也许民警就还会送回家也不会丢失了。”王新红说,但是孩子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好运气。信阳公安的联网到底是哪种程度,为何报警后却无信息反馈,北青报记者暂未得到公安部门回应。而巧合的是,去年北青报记者报道的《17岁少年何正果之死》,也是在家长报警后信息无法共享,导致孩子父亲错过,最终酿成何正果之死。

疑问3

孩子在何处生活,是否真的被饿死?

在网帖中,王新红讲述孩子在救助站被饿死。而经过北青报记者调查,孩子在2014年10月2日凌晨进入信阳市救助站后,只是在救助站呆了近6个小时,当天工作人员龚志强、高阳将其转送至救助站临时寄养点新天伦老年公寓进行临时安置,因无法查清姓名,暂为其编号:天伦247,信阳市救助站支付代养费用4000余元。其间,孩子一直相安无事。

信阳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田科长告诉北青报记者,不存在吃不饱饭的问题,“救助站都不存在吃不饱饭,老年公寓的条件比救助站还要好得多”。田科长说,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孩子被送来以后一直不好好吃饭,新天伦老年公寓对他还比较关照,甚至还请了护工照顾,但是孩子确实不好好吃饭喝水,需要特别哄。但是孩子送到医院时的身高体重并未测量,孩子父亲王新红讲述自己也未测量,“但那还是跟照片差距很大”。

疑问4

孩子因何入院,死因是什么?

根据信阳市民政局的情况通报,2015年1月21日10时,新天伦工作人员发现王志强出现感冒症状,口服药物治疗效果不佳,遂及时告知救助站。工作人员拨打120将其接入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急诊诊断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

1月27日,王志强经治疗后症状好转,返回新天伦老年公寓,由院长蔡正红接收,再次入住养老院,暂编号:天伦298。

3月30日,王志强随其他滞留受助人员一并转入罗山县康馨社会养老服务中心,暂编号:罗山088。

3月31日,由于王志强身体消瘦且精神较差,面部皮肤多处抓伤,罗山康馨社会养老服务中心及时通知市救助站,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蒋燕伟等再次将其送至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

王志强被诊断为“营养不良、贫血、急性胃炎、头面部软组织擦挫伤、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疾病。医院登记姓名:无名氏。

据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介绍,4月18日7点50分,王志强在住院第19天突然出现血压、心率下降,神智呈浅昏迷状,光反射迟钝,医院立即给予快速补液等抢救治疗并进行胸外按压。当日8点20分,抢救无效,医院宣布临床死亡,并出具死亡证明书。

信阳市民政局局长邹洪甚至主动跟记者提起去年信阳市救助站发生的“17岁少年何正果之死”事件,那个我们救助站确实有工作不认真的问题,但是这次,根本不存在孩子饿死在救助站的问题,孩子在救助站只呆了6个小时,且在医院生活了这么久,一直都有护工看护,民政局工作并未不到位。

疑问5

救助站为何未能及时送孩子回家?

王新红说,虽然孩子智力有一些不足,不过他还是能认得家人。“陌生人和他沟通的话,要是和他好好商量,他会和对方说,要是对他凶,他不会跟你讲。”至于孩子不见那么多天,为啥没想起去救助站问,王新红表示,没有想到孩子会被送到救助站,也没有民警告诉他应该去哪里试一下,“普通人怎么会想到救助站呢,我以为是送到孤儿院”。

他表示,虽然儿子走丢多次,但是自己并不清楚公安的工作流程。但是他认为,救助站应该想尽各种办法尽全力找到孩子家人,为什么就没有去做。针对这样的质疑。信阳市民政局负责人和新天伦老年公寓负责人均表示,孩子说不清楚家是哪儿的。

而对于王志强的尸体在冷冻五天后的模样,信阳市民政局相关人员回复,调查人员会联系医院,他们也希望医院尽快给公众一个真实的情况解释。

(源自:北京青年报)

遇到法律问题?请拔打法务在线热线:400-060-1148,推荐专业律师为你解答。

精彩评论

法务在线服务专家

法律咨询法律服务法律知识实用指南

法律咨询法律服务法律知识实用指南

律师推荐

更多》